他们把非遗“玩”明白了! “醒”的是传统 舞的是文化自信

发布日期:2024-04-15 16:52    点击次数:162

  20世纪90年代初,由李连杰主演的《黄飞鸿之狮王争霸》电影风靡大街小巷,“男儿当自强”的旋律,舞动的霸气狮头,燃动无数热血青春,也唤醒了黄俊心中的英雄梦。

  小时候,黄俊最喜欢看舞狮子,街头人声鼎沸,在洪亮厚重的击鼓声、清脆的锣声中,舞狮人会先打一阵南拳“开桩”,然后由两人扮演一头狮子耍舞,他们凌空跃起、轻盈流畅,令人血脉贲张,另一人头戴笑面“大头佛”,手执大葵扇引狮登场,叫好声音响彻云霄。黄俊被狮身凌空摆尾的瞬间触动,长大后成了醒狮非遗传承人。他现在是西乡龙狮运动协会会长,也是上川黄连胜醒狮团的第四代传承人。

  在今天,每一种传统艺术面临的尴尬,醒狮在转型中都曾遇到过。庆幸的是,醒狮也和其他非遗项目一样,在经历过艰难的转型和传承之后,重新绽放生命力。传承人的坚守,是传统从柳暗走向花明的钥匙。

  黑白面、黑眉、黑短须、青鼻铁角、赤眼、口含獠牙两枚,脑后绘有单金钱……在西乡碧海花园一栋2层楼里的大堂墙壁上,挂着一头 " 张飞狮 ",这头 " 张飞狮 " 已有二十多年历史,曾代表醒狮团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狮头上熠熠生辉的双眼是它 " 赫赫战绩 " 的见证,这栋两层小楼是黄俊自掏腰包租下来,作为西乡醒狮协会的办公点,这里就像一个小型“醒狮非遗展览馆”,里面展示了数十个不同时期的狮头,他们参与世界各地龙狮比赛获得的冠军奖杯,陈列着各种极具纪念意义的老照片……其中一块写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牌匾格外夺目,2020年,上川黄连胜醒狮舞获颁这一国家级殊荣,“这是对醒狮文化价值的肯定也是对传承非遗的郑重托付,醒狮是串联起岭南的过往与现在、民俗与历史的纽带。”黄俊谈起传承醒狮的意义,有人曾问他,学其他运动项目一样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和其他同学朋友一起玩,舞龙狮能干什么?黄俊一时答不上来,后来他想明白“学习醒狮除了强身健体,最重要的是磨练意志,能培养自强、忠义、崇礼、爱国的龙狮精神,其中有很深厚的文化积淀”。

  优秀传统文化在宝安校园“醒”来继承与革新是文化自信的务实注脚

  国潮翻涌,近年来,醒狮文化以新形式让更多人看见了不起的中国非遗,从《黄飞鸿之狮王争霸》到《雄狮少年》,把醒狮作为题材的艺术作品让人回味无穷,泱泱五千年的文化基因,流淌在每个中国人的血液中,越来越多人关注到“醒狮”这国家级非遗项目的保护传承问题,普通人能为非遗保护做点什么?

  扭、挥、仰、跪、跳、摇、滚。在宝安区的校园里,常能看到师生们在学校田径场、篮球场等空地进行舞龙狮练习和表演,传统文化在学校里“生龙活虎”。“龙狮精神+团队精神”,在队员的反复搭配磨合中进一步理解“传承”与“合作”的深意。舞龙狮这项传统民俗体育活动也点燃了学生们对传统文化的热情,成为宝安区学校素质教育的重要抓手,师生们纷纷争当“龙的传人”。目前,黄连胜醒狮团已有上合、河西、盐田等醒狮队,此外,黄连胜醒狮团还在上合小学、西乡中学等学校开设醒狮教学。

  中国文化的传承千年不衰,非遗和传承人,不可或缺,有坚持半生的老者,也有身体力行的年轻人,还有年仅3岁传承非遗的幼童。黄俊带过不少徒弟,华弟从小就喜欢看舞狮,后来在宝安职业技术学校组建舞狮社团,又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黄连胜醒狮团。但多数人在工作、成家后就逐渐远离了这一传统民俗体育运动,而华弟是选择坚守的那一个。“因为热爱,我想用自己微小力量去宣扬传播醒狮这项传统文化。”华弟表示,不用让大家都来学舞狮,只要还有人愿意了解醒狮习俗和知识,就能让文化得到传承。传统文化技艺青黄不接,在华弟来看来,这一现象并不少见,“现在孩子可以玩的东西太多了,学醒狮又挺辛苦的,特别是扎马步这些基本功,这些孩子对我们这种传统文化更不感兴趣了”。

  在今年西乡三月三庙会的醒狮展演中,一个叫冯镇宇的三岁“小幼狮”引人注目,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登台献艺,一岁半拎得起“小狮头”,两岁半开始舞狮,三岁开始表演,随手拿起鼓棒就能表演一段醒狮锣鼓,他参加了包括西乡“三月三”庙会等40余场大小活动……如今,小小年纪的镇宇,已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我不喜欢玩其他的,就爱玩舞狮”,软软的声音,必须贴耳上去才听得清,但只要一拿起小狮头,一招一式就是一副高手的模样,这个小粉团子是醒狮团的“团宠”,在醒狮训练馆,其他的师兄们在训练的时候,他一个人就举着小狮头在一旁一板一眼地练习着醒狮特有的“喜、怒、醉、睡……”各种神态,鼓声一停下,有空的师兄就会过来纠正他的动作,一教一学中,传承开始聚合成型。“从我爷爷到我爸爸再到我和我弟弟,我们都喜欢舞狮也会舞狮,我希望他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冯镇宇的爸爸王厚友感慨道,非遗那么有趣,如果连3岁的小孩都喜欢玩,那非遗就不会消失。

  在西乡老街附近的一个广场上,几个少年披着神气的狮皮,在鼓点的助威下起舞。这群孩子是附近学校的中学生,举着狮头的是14岁的子轩和15岁的女鼓手心滢,子轩虽然有时候觉得一直练基本功挺枯燥的,但是一举起狮头就仿佛“封印”被打开,就想一直舞下去,他的目标是能在2.8米的梅花桩上表演。心滢说,“玩舞狮比打游戏有意思,我们经常周末的时候就会约在一起练习,我们希望能有更多上台表演的机会,感觉打鼓很帅气。”

  在一次次的赛事或活动中,越来越多年轻的面孔出现,在宝安区各大学校的文艺汇演中,每年都有高水平的青少年、儿童的醒狮武术节目轮番上演,以“醒狮”之名,行文化交流之实的活动在深港渐次展开,12月中旬成功举行的2023年粤港澳大湾区“狮王争霸赛”总决赛就是进一步加强深港同宗同源文化认同感,促使深港两地青少年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怀抱里实现双向奔赴的生动落点。

  正是在他们的传承下,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不仅“醒”了过来,更焕发出新的活力。“近三十年来国家高速发展,民族信心的增长自然催生了民众对传统文化的自觉传承。”深圳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郭晨晖认为,“从经典中发掘现代理念与价值,本就是我们文化传承一路走来赓续不断的内在动力,继承与革新也应是我们文化自信最好的务实注脚。”

  成为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的新“IP”解锁醒狮出海的“流量密码”

  优秀传统文化,体现的是一个民族的特色。要让民族不断延续下去,就需要不断传承创新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制作本身也是一种文化,很多传统手工艺逐渐被机器所替代。”黄俊不仅舞狮,还制作狮头,他认为制作狮头不仅仅是一门手艺,更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和传承。虽然现代科技可以替代很多人工操作,但是在制作狮头的过程中,手工的技艺和经验是无法被替代的。只有通过手工制作,才能将竹篾的弹性和韧性发挥到极致,制作出更逼真、更具有艺术感的醒狮头。

  11月深秋的一个上午,走进黄俊的醒狮制作工作室,一位师傅正有条不紊地手工扎作狮头。在这里,能看到一条竹篾如何幻化为一个个或调皮灵动或威风凛凛的醒狮头。

  “扎狮头的工序分为扎、扑、画、装四步,每一道都不简单,竹做骨、纸做皮、油墨添神采,绒毛显威风,制作精良的狮头才威武灵动。”华弟介绍着狮头的制作工艺,首先用竹篾编制狮头的骨架,这一步决定狮头的形状和结实度;扑就是将刷上浆糊的纱纸和纱布按顺序贴上竹胚,这一步讲究快和稳,才能让狮头轻盈并且牢固;画就是在白胚上绘制不同的花纹和图案,画狮头,手更要稳,底色才能均匀,花纹才更靓;装则是用各种材料对已经绘制好的狮头进行装饰,为狮头装上眉毛、眼睫毛,让狮头更加饱满生动。

  黄俊用几十年的坚持和探索,把对狮头的这份热爱进阶成事业。他组建团队创立传统龙狮扎作坊,纯手艺制造南狮、狮鼓及其他与龙狮配套的产品,如今远销马来西亚、新加坡,手工制作用于比赛、出口的高端狮头,抢购的订单已排到春节。作为一个文化符号,醒狮凝聚着华人的文化认同,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狮舞。他的团队还设计创作了一系列以狮头为元素的文创品,为非遗添上了一抹时尚的光彩。

  2023年8月4日,在西班牙的帕克·德·卢西亚文化中心广场,传统的锣鼓声响彻马德里街头,福永街道怀德醒狮武术团的两头醒狮一跃而起,表演惊心动魄,赢得当地市民大呼“Bravo!”(太棒了!) 高超表演赢得阵阵喝彩的同时,黄俊团队制作的精巧软萌的“小狮子头”一亮相就让当地市民爱不释手,在海外市场上大放异彩,圈了一大波国际粉丝,让这些古老的技艺和文化在异国他乡继续绽放。

  “只要鼓点还在心中响起,我们就是雄狮”。如电影《雄狮少年》所言,狮人心头有盆放不凉的热血。为了唤醒传统文化,一代又一代传承者们扛起“沉重”的狮头,高举炙热的传承旗帜,手捧技艺精湛的扎作骨架,脚踩梅花桩,一步一步,将醒狮文化带向广袤的未来。



相关资讯